七股護沙的行動與反思



文:蔡文凱

護沙活動緣起

護沙大致是從2007年開始,七股最早的護沙活動起源於縣政府和七股潟湖附近社區合作的一項活動,早在這項活動之前,縣政府已經開始投入經費整治北門鄉王爺港汕沙洲和七股青山港汕沙洲,附近社區的漁民也是見到沙洲破損嚴重才響應2007年初的護沙活動,後續,縣政府繼續進行工程式的護沙工作,而居民呢?大部分的人則是認為這是國家政府事情,交給國家政府處理就可以。偶爾,社區有經費則是會動員社區人員發動淨灘、植生護沙的活動。社區對於護沙的想像就是如此,對於自己為何要參與護沙的工作不見得很清楚。因此建立一套說法,陳述護沙的重要性與意義,爭取更多人對護沙的認同與參與,變成一件重要的事。

編籬護沙的作法並不是什麼新技術,最早編籬的功用並不在於護沙,而是防風,用的材質也不限於竹枝,只要是可以防風的材質都有人使用,包含茅草、稻草、竹片甚至塑膠黑網、塑膠帆布等。也不知道何時這些工法改用來攔截沙子,七股頂頭額沙洲最早出現護沙欄就是塑膠黑網。黑網的效用很快,但是支撐不了多久就毀壞了,原因在於使用者不瞭解沙子的特性,認為用網子把沙子快速攔截下來就算成功了,卻不知道沙子的累積的重量成了壓壞護沙欄的原因,因此積沙越快,沙欄壞的也越快。2007初的活動改用當地漁民的作法,竹子和竹枝搭配組合出現,這也是我們現在護沙工法的原型。經過試驗,證明這樣的方法確實有些效果,2007下半年北門社大決定以護沙為號召舉辦『護沙生態工作假期』。

與台灣環境資訊協會(TEIA)合作的契機 

『護沙工作假期』是目前北門社區大學所有護沙工作的起源。當初會找台灣環境資訊協會(TEIA)合作進行護沙工作有幾個著眼點:

1、引進新的觀念。公益旅行或是工作假期在台灣還是個新的概念,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在這方面算是先行者,擁有較多的經驗。期待新觀念的引進能給地方帶來不同的刺激。

2、在地團體與人員的培力。生態旅遊在七股推行十餘年,但是市場機制混亂,品質不一,這對地方不是一件好事,藉由新的觀念引入,培力在地團體,創造出與其他商家不同的經營模式,對環境能更友善。

3、工作假期經營概念在地化。護沙最主要的工作還是要回歸當地居民才能持久延續,透過一些機制讓環境保護的工作也能改善生活水平,這是雙贏的結果。

4、引進外來遊客。外來的遊客對本地是一種刺激,藉由外來遊客的參與,開展本地人的視野,建立在地文化的自信。

5、作為宣傳樣板。成功的操作模式經驗可供複製,同時有了成功的經驗,對外宣傳或是理念的推廣也有實例可循。後續有很多的單位合作案子,都是由此而來。
在這次的『護沙工作假期』看到了一個新的合作模式,外部團體提供技術支援與陪伴,在地團體負責執行與學習。在這樣的操作模式之下,北門社大開始嘗試建立一套整年度的護沙工作進度,主要確認了植生與編籬兩大工作,春夏之交進行植生,秋冬之交進行編籬。

在地的智慧
        
有了明確的目標,接下來就要解決一些技術問題,例如:師資的來源。植生是一門專業技術,不是我們隨便種種就行,尤其是在沙灘這種環境惡劣的地方。我們先請教林務局關於海岸防風林的植生技術,也請教在地的保育團體『台南市紅樹保護協會』,並讓自己的工作人員實際去體驗採種的過程。在這樣的過程中培養自己的工作團隊與工作方法,試圖尋找出適合七股沙洲的工作模式。

春季植生的想法在2008年5月實行,雖然只是一次試驗性的活動,但事前的整備活動加強我們工作團隊的訓練,也針對在地的濱海植物種類與取得難易作一些分析,雖然最後的成果毀於夏季的暴雨、沙灘多變的地貌與嚴苛的環境,不過也體認到,在沙灘養護植物遠比種植植物困難,也知道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有這些經驗之後,往後陸陸續續每年都有合作計畫在執行。也讓工作假期的操作更上手。

護沙工作假期的檢討

1、護沙工作假期是三方合作的機制,(TEIA、北門社大、在地居民-七股海岸保護協會)但是真正實際操作的骨幹是北門社區大學,真正被培力的是社區大學的工作人員。雖然這些工作人員也是在地人,但是與我們設定要培力的社區民眾似乎還是有段距離。北門社大如何將這些經驗作法移轉到社區身上才是護沙工作未來的挑戰。
2、對外的教育宣導,這算是護沙工作較成功的一個區塊,從2007~2009每年都會有幾百人次的參訪,藉由參訪的過程進行觀念的宣導與溝通。比較可惜的是沒有作持續性追蹤,沒有建立網絡,無法將這些已經意識到海岸變遷狀況的人作一些連結與串連。
3、參與的人永遠外地的比在地的人多,這裡的「在地、外地」是以台南縣市作為區別。雖然引進外來遊客是既定的目標之一,但是最重要的骨幹仍是在地的參與,我們必須在北門社大的工作團隊之外,另外培力出其他的團體,這樣海岸議題才能開枝散葉。
4、其他在地團體的串連。雖然我們會找其他團隊當作諮詢的對象,但是很少主動邀請對方參與我們的活動,錯失連結的機會。

護沙監測的推動
       
除了與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合作的工作假期之外,北門社大也自行舉辦護沙的相關活動,這些都是運用護沙工作假期所累積下來的經驗所辦理的。當然,為了持續進行護沙工作,我們必須有更多的基礎資料作為佐證,因此從2007年底開始,我們進行每月一次的護沙監測計畫,2008下半年有地檢署的經費補助,我們進行一週一次的監測。
        
剛開始監測的時候,是土法煉鋼,憑著我們的想像,開始去嘗試可能的方法,包括如何選擇測量點、如何作標記、紀錄的表單如何設計、有哪些資料是要備註記的。我們嘗試用課程來培力工作人員與志工,因此我們發展『海岸監測工作坊』。我們也嘗試找專家學者給建議,包含縣政府王國安科長、台南大學生態所鄭先佑所長、屏東科技大學黃申在老師等。所得到的建議不一,有的建議加入濱海生物群落的監測、有的建議要將護沙的空間分佈建立出來。所有的建議都很好,我們的工作團隊逐步做調整。但畢竟專業能力與人力有限,至今我們還是只能就護沙竹籬範圍作監測。
        
監測之後的資料分析,也是我們遇到的困難之一,這些數據資料並沒有嚴僅的科學方法作基礎,我們只能就沙洲有沒有變化做陳述,無法去分析沙洲變化的成因與竹籬空間分佈間的因果關係。
        
所有的監測方式的演進都著眼於我們要讓護沙工作變的更有意義,並針對我們所需要的目的,進行方法的調整,一切都在嘗試錯誤中學習改正,這也是北門社大護沙海岸監測的特色。

個人在活動中扮演的角色與感想
        
在護沙的工作過程中我具備三種角色,北門社大的工作人員、在地人與活動的講師。
三種角色中『在地人』最沒有負擔,反而是一種加分的效果,所有的活動都會扣合在地經驗與在地知識,在這樣的過程中我是擔任傳播者,將在地美好的一面傳遞出去,並且吸收外來者的智慧與建議,可以用不同的眼光再次審視自己所面對的在對環境。
        
『活動講師』,這是最有挑戰性的角色,他直接要面對學員。首先講師必須對自己講的題目由一套完整的說法,這是開始當講師時的一大挑戰,畢竟2007年才開始護沙的活動,所有關於護沙的想法與七股現地的連結都要重新建構。另外,講師需要累積相當的資料才能言之有物,之前累積七股生態方面的知識與七股場域的觀察是可以派上用場,但是還要持續補進關於海岸環境的論述,而這些專業的背景也是我最缺乏的,上課的時候也最擔心學員問這方面的問題。目前並沒有一個資訊來源的管道做進修,只能從書本或與專家的對話中得到資訊。

從每次與學員的對話中不難聽出,多數的人對於海岸環境的議題是沒有接觸過的,只能單向接收我給的資訊,我的資訊是否正確,關乎這些人未來對海岸議題的印象。有意識到環境問題的少數學員他們會就想知道的部份做發問,每次的我的回答都是很廣泛的,例如:海堤、攔沙壩、水庫對海岸飄沙的影響。這些廣論式的論述,只能說明大概的因果關係,但是無法說清楚之間影響力的大小(因為我也沒深究過)。不過作為入門,應該夠了。
總而言之,對於淺顯的入門解說,讓門外的人跨到門內,這方面我自認扮演的還不錯。
       
『北門社大的工作人員』,這是護沙活動推動的推進器。我們時常必須去反問「為什麼要做護沙」、「護沙要達到什麼目的」、「我們可以怎麼做護沙」等等。但是這些都不會一開始就產生,就我而言,最開始護沙工作的時候,那就是一個工作分配,被分派到哪個工作,就去執行,當下是沒有意識到護沙與我何干。真正有連結是在籌辦第二次護沙工作假期,環境資訊協會一直再問,「你們為什麼要辦護沙」?對阿!為什麼一定要辦護沙呢?不辦會如何?辦了又如何?這樣才覺得護沙不再是一場活動而已,而是長時間的環境教育,結合在地居民一起的行動。

結語
        
從2007到2010,整個護沙活動成為北門社大海岸議題的主軸,隨著時間的演進而修正執行的內容,可以說是從實踐中學習。整個實踐過程是一種學習,學習專家的專業知識,也學習在地人的生活智慧,更學習如何將學到的技術落實到護沙工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