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股濕地環境變遷新危機


2007年,我再度為七股濕地生態披上生態解說員的戰袍。

這樣的大言不慚讓我暗暗汗顏,可是,我不想為七股潟湖可能快速消逝
的危機再度落淚,所以,朋友們,雖然我的專業知識不足,但竭誠歡迎
你們來遊歷七股濕地,見證七股沙洲流失、海岸倒退與潟湖淤塞的環境
變遷,更歡迎你們來加入護沙的志工行列。

1996年,我由台北返回故鄉台南,加入台灣濕地保護聯盟的反濱南工作
行列。那時,台灣還處於「人都活不了,那顧得了鳥」的時空,要不是
有培利法案的國際貿易制裁陰影,台灣人根本不在乎全世界有多少隻黑
面琵鷺,又有多少在冬天會落腳台灣─台南─七股,除了七股鄉的漁民
與環境團體,也沒有多少人相信漁業與生態旅遊能替代工業開發帶來的
經濟力。

濱南開發案讓七股人陷入工業區開發與生態資源永續經營的困境中,依
賴七股潟湖的龍山村漁民在參訪了五輕社區後,堅定了反對濱南工業區
開發案的決心,即使黑道恐嚇、傷害事件不斷發生。悠悠十餘年,黑面
琵鷺與虱目魚站上了龍山村信仰中心「龍山宮」的新修牌樓上,成為守
護住生存基地七股潟湖的天兵天將,而七股海岸保護協會的靈魂人物家
陳家旺也已因肝癌過世。三年前,家旺伯就已念茲在茲地不斷向縣府及
環境界的朋友提到,七股沙洲破損、潟湖被大量的風沙淤塞、沙洲可能
不保,這次七股的新環境危機可能更為鉅大。

七股潟湖是台江內海的遺址,也孕育了自足的七股漁村。由北往南,與
陸地相連的青山港汕、離島的網仔寮汕、陸連的頂頭額汕形成七股潟湖
的屏障,提供蚵仔養殖、定置漁網等海田產業,也為台灣西部保留了珍
貴的天然海岸線。為了漁村的產業,也為了生態保育,七股人和認同環
境保護的朋友們,以十餘年的心力來守護住潟湖,使得台灣與國際旅客
有機會享受七股自然與人文觀光資源。


手拋網恣意一拋就到手四尾好吃的魚


然而,七股沙洲經歷幾次颱風後破損,風沙由北而南地淤塞了潟湖,十
年前,在台灣濕地保護聯盟剛開始與七股漁民共同發展搭竹筏遊潟湖時
,到青山港汕與網仔寮汕間的北交口是貴賓級的遊程,如今,我們遊至
網仔寮汕的中段即遇到警告浮球,無法再北去。

回到陸地,十年前巴士可由頂頭額汕南端經海堤內側防汛道路,向南到
達黑面琵鷺保護區,如今,風沙東移,淹沒了道路,而海堤也早已沈沒
於台灣海峽之中。十年前對消波塊是否能保護住海堤的議論言猶在耳,
如今,海岸急劇倒退約二十公尺,歷年投擲的消波塊已成離岸短堤,倒
成了歷史見證物。

遠處可見消坡塊形成的離岸堤,是十年前的海堤見證


五年前再從台北回到家鄉的我,因不忍見到原高二樓的沙山遭吉普車恣
意馳騁而成矮平的沙丘,所以不再接受任何朋友的請託,到七股潟湖與
沙洲進行七股生態解說服務。去年,家旺伯過世,七股人與台南縣長蘇
煥智決定展開護沙行動,並於今年一月五日號召三百多名七股農漁民進
行第一次「牽手護沙」工作。在這期間,我才為眼見的七股的環境變遷
所驚恐。

是水庫阻擋了山林沙石的挹注嗎?
是港堤造成洋流向內淘走沙石嗎?
是抽沙工程造成的破壞?
是猛厲的北風吹散了沙?
還是全球暖化造成了海平面上升?

這些疑問帶來的渺小無力感,像東北季風不斷不斷地襲擊著七股人心。

環境衝擊已然形成,而七股人不能坐視這場威脅即將帶來的浩劫的到來
;護沙或許無法抵擋環境變遷,卻是人們再次反省與土地的關係的契機

今年1月5日蘇縣長率當地民眾進行一日護沙行動,雖然已過冬北季風猛
厲時期,但在網仔寮汕的試作的區域,有近二分之一的簡易護沙欄被沙
掩沒,證實了以竹搭製護沙欄的簡易工法確實能將沙子留下。這樣的近
生態簡易工法如果在冬北季風來襲前的九月搭製,勢必能有更好的成效
。由於沙洲綿長,三百名志工一次性的服務僅能施作不到十分之一的預
定範圖,但過多的志工同時湧入又可能造成沙洲的生態負擔,所以,我
們希望能藉由「公益旅行」、「工作假期」等方式,以小規模但多梯次
的志工服務來達到護沙的效果。

2007年1月5日的300名在地志工的護沙成果—近人高的沙丘已形成


護沙行動中的你我是渺小的,護沙的目標也不在與自然對抗,企圖阻擋
砂洲的內移,而是在減緩因人為破壞而造成的七股沙洲與潟湖的急遽變
遷,至少,讓七股農漁民們有時間因應這遽變,而不是直接遭遇「明天
過後」般的災難。

護沙,是人們崇敬海洋,崇敬黑水溝力量的一個守護行動;
護沙,是人們與海洋,與土地互動的生命故事的延續;
護沙,是七股漁民,是台灣環境組織,是台灣生態志工再次集結的、永
續發展的工作。

當您來到七股遊玩時,或許,您可以考慮換個體驗式的另類遊玩方式,
加入七股護沙工作假期。 
                                                                               ——北門社大主任鄭秀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