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北門社大聲援~我有話要說

全文:

夜裡收到一份令人錯愕的消息,連續多年辦學優等的台南市北門社區大學在本次台南市社大招標評選中,分數位居第二,幾乎確定無法在明年繼續承辦社大,這對於十幾年來在鹽分地帶經營的團隊,還有全國腳踏實地努力經營社大而言,無不是一場嚴重的打擊。

北門社大的歷史非常悠久,是蘇煥智縣長任內從原有的縣政大學進行轉型,當時的臺灣社會,原台南縣正在進行反濱南工業區運動,社大運動也正在各地風起雲湧,當時蘇縣長看上了這股力量,在考量北門社大設置時,就積極連結地方組織一起來推動,除了邀請七股海岸保護協會陳昆和先生擔任校長,更從台北文山找來嫻熟社大運作的鄭秀娟和柳秀慧來共同協助推動社大。在推動北門社大後的一年,縣府更透過社教E起來等計畫,挹注北門社大許多資源,北門社大也在當時相關資源挹注下,紮穩辦學腳步。往後的幾年,北門社大除了積極在鹽分地帶辦理課程,更推動七股海岸護沙、漁夥部落等計畫,更因此為地方培育了許多優秀的青年人才。

我們自103年接手經營鳳山社大,當時看上了北門社大在公共參與上的表現,因此北門社大就成為鳳山社大接手後,第一個學習的對象。還記得那年初剛接辦,鳳山社大就帶著新團隊前往北門參與七股護沙活動,除了聽取北門社大在校務運作上的經驗,也從北門社大推動公共事務的成果,了解推動社大的內涵與意義,包括往後的南部社大聯誼會、社大工作者培訓,北門社大都是鳳山社大很看重的交流對象。

北門社大是我就讀高師大成教所畢業碩士論文中,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研究對象,在我研究的三所社大裡,除了辦學較為穩定的北投社大以外,南島社區大學因為在參與公共事務立場上時與縣府相悖,包括當時的美麗灣、核廢、焚化爐,因此在102年時就失去台東社大的承辦權,目前採用自辦的方式經營南島社大。

此次有關北門社大承辦計畫的評選,同樣是被大學私校所取得,可幾年下來我們也發現大學承辦社大所產生的一些差異:

一、 理念差異:社大的辦學理念不是只有開課,而是藉由學習推動社會改革,因此社大最大的實力就是能與社區還有地方組織做緊密的連結,當然推動社區發展或公共參與是實踐公民社會中相當重要的一環。教育部也在積極推動大學社會責任USR,希望大學能夠走出校園多與社區做結合,但結合的過程是當大學走入到社區到哪都聽見大家在談社大的時候,也引起了這些私校希望能夠辦理社大的興趣。除了提高既有大學的能見度外,最重要的就是在少子化的今天為大學另闢財源。

二、 組織差異:社大在臺灣普遍是由民組組織進行承辦,且多委任專職專業的校長、主任進行推動,一方面礙於經費拮據,另一方面為了增加社大在地方上的能動性,因此社大的組織架構往往是扁平的。甚至,社大為了促進公民參與,在校務的經營也融入了社大工作者、老師、學員還有地方組織的參與。在幾所由大學承攬社大的辦學經驗裡,爭取社大這件事,往往由幾位兼任老師擔任起爭取經費的工作,一方面立下戰功為取得正式教職做準備,即使沒有取得正式教職,至少有社大可以做為在大學內任教安身立命之所。大學在取得社大承辦權後,其組織仍無法跳脫既有大學的掌控,無法獨立辦學,除科層體制的僵化外,在參與地方公共事務的態度上也趨於保守。當然,也有不少大學是將社大辦的相當出色的,不過當社大績效一起來的時候,社大執行長或主任的位置,可能又成為了私校另一塊爭相覬覦的美缺,人事異動的頻繁,成為了私校辦理社大上的另一個隱憂。

三、 教師差異:社大所講求的解放知識,除了希望能引用大學內具有熱誠的老師走入地方,更能因為知識和學習的鬆綁,建構屬於地方特有的知識體系,透過批判思考能力的培養,達到教育改革之目的。因此,社大在課程規劃和師資遴聘時,多考量地方的特殊性,也廣納了地方人才的參與,甚至做到師資養成之目的。大學憑藉著優異的場地、設備、老師等資源投入社大辦學,也因此多數由大學所承辦的社大來看,其所開設的課程不離該校原有的系所,尤其以語言類、資訊類課程居多,因此限縮了社大辦學的創意以及在地方上的能動性。

四、 學生差異:除了少數人口較為密集的都會以外,多數社大的辦學除了主要的基地以外,還必須兼顧鄰近多個鄉鎮,少至五、六個,多至十來個。又因為聚落與聚落間距離遙遠過於分散,因此在學習資源輸送上必須翻山越嶺,才能把學習資源送到地方。那麼,也是這一連串的因果,以及社大在地方上的貼身肉搏,社大才與地方組織,在辦學和共同參與公共事務上建立緊密的情感。而大學城辦社大如前所述,多仰賴大學內既有的資源進行辦學,因此常仰賴學生走入大學,而非大學走入社區,與社大落實在地化、反映地方發展的特性有所不同。

上週教育部部長才透過全國社大校長、主任會議,談到明年對於社資源的挹注,以及對於社大20周年相關活動的期待,還有對於往後20年社大發展的期許,也希望社大法制化的順利完成,能對社大的穩定辦學有所幫助。這些聲音言猶在耳,可卻在2017年的年底,社大正在積極討論邁向「社大2.0」的時刻,北門社大失去承辦權彷彿給予了臺灣整體社會一記當頭棒喝。

 

2017.12.06高雄鳳山社大主任/李橙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