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報導】北門社大招標案, 不應抹煞「人」的累積和價值

作者 陳郁玲、陳怡樺

 

今年7月,教育部公布105年度全國各縣市社區大學評鑑結果,台南市連續5年榮獲優等佳績,台南市教育局特於官方網站感謝市內北門等七所社大用心的辦學成果,言猶在耳。豈料,12月初,卻傳來北門社區大學團隊喪失社區大學的承辦資格的消息,我們對此深感不解與質疑。謹以此文向北門社大辦學團隊致敬,並籲請台南市政府能珍視北門社大「師生共治」的辦學成果,正視深耕農漁村社區的不易和努力,莫讓招標制度一筆抹煞13年來累積的豐厚成果。

教育事業應以人為本

20年前,教育改革風潮在台灣各地揚起,「社區大學」與「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又稱「在家自學」)也在這波浪潮中興起。1999年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推行以來,因各縣市政府各有辦法,鬆緊不一,使得學生的受教權與家長的教育選擇權,因地方政府對「在家自學」的各自解讀莫衷一是,而出現家長與學生迫於某地法令嚴苛而「孟母三遷」的窘況。

所幸這一情形,於2009年「保障教育選擇權聯盟」全力推動「教育選擇權」立法具體化後,終於在2014年底教育部正式頒訂《高級中等以下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實驗教育的理念、審查期程、審查委員席次比例皆有相關法令可依循,義務教育階段的教育選擇權因此獲得保障。6年間,此法在民間團體督促及倡議下歷經數次修訂,只為能更貼近現況。

反觀辦學步入20載的成人教育,卻僅有《補助獎勵及輔導社區大學發展辦法》是唯一適用全國各社區大學的獎助辦法,而《終身學習法》中,針對社區大學之設置與委辦等,則均由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定之;簡言之,即由各地方政府自行訂定辦法。故此台南教育局的標案結果一出,倍受肯定的北門社大團隊,卻不被台南市政府所遴選的採購評選委員所肯定,引發在成人教育學界、社運界、社造界諸多輿論及質疑聲浪。

1998年起,各縣市興起成人學習熱潮的社區大學,迄今仍以傳統招標(勞務標、最有利標)等形式處理教育事務,以為可以防弊,卻犧牲了教育中最關鍵「以人為本」的重要價值。全國社區大學辦學者、教師、學員都知道,影響學校風格的關鍵要素是辦學團隊,而各縣市社大評鑑中,也常以「辦學團隊行政人員流動率」為重要考核指標之一;招標條件更明載「評鑑優良者得優先續約」,但卻出現「認牌不認人」的荒謬景況。招標過程中,由北門社大行政團隊與師生共組的樂活台灣協會一再強調,申請單位改變和工作團隊全數不變的情況下,竟在此遊戲規則中失去了承辦權,令各界譁然。台南市政府如此漠視「教育應以人為本」的根本價值與信念,令人愕然且遺憾。

以「師生共治」為實踐的草根力量

北門社區大學工作團隊堅信,社區大學是公共財,屬於地方、屬於大家,更秉持「師生共治」為社大的核心精神。在舊承辦組織董事們的支持下,放棄原承辦單位「永續台灣文教基金會」的優先簽約權,改以由北門社大教師、學員、社區夥伴及NGOs夥伴等聯合成立「樂活台灣協會」參與招標,朝向真正由師生共有、共治的社區大學邁向下一個辦學階段。豈料,原以為是加分的行動,卻意外成為招標災難的開始。

北門社區大學團隊堅持的「師生共治」精神,與通行全球合作事業的核心價值「一人一票、共同決策」的核心精神無異。透由採訪合作事業的起源──英國後更確信,每個合作社的組成源自社員的共同需求,而「民主討論、共同決策」更是合作事業最珍貴的部分,誠如那句形容「合作經濟」的俗諺「一起,更強壯」(you are stronger together)。改由「樂活台灣協會」提出招標計畫,是北門社大團隊期待在辦學團隊、教師、學員的鐵三角「共同擁有」及「共同決策」中,實踐「師生共治」,讓校務發展走得更穩,辦學方向更貼近師生所期待。

招標失利一事傳出,北門社大團隊也聽到師生紛紛表示,若學校無法繼續經營,一定會努力讓課程和學習持續不中斷。此迴響讓工作團隊感受到13年來經營的成果。在長年辦學的經驗中,北門社大團隊也鼓勵自主社團自立,就像合作事業那樣,每一個課程、每一個班級、每一個社團,都是社區裡的小小果實。期盼台南市教育局能看到北門社大經營偏遠社區的不易、成果收穫的不易,以及一路走來的扎實努力。

以深耕農漁村為底氣的守護力量

靠海、被農漁村包圍的北門社區大學,辦學範圍幾乎佔了台南海岸線的2/3,這裡也是地廣人稀、人口外流的農漁村區域。北門社大團隊相信,若以經營城市型、追求學員人數成長的概念經營,是不實際也不合理的方式。因此定位以「小而美」的概念分班經營,並深耕在地社區。

位居海岸退縮、環境脆弱的濱海環境,生活在海邊的居民正面臨什麼樣的生活/生態難題?13年來,北門社大團隊與師生、社區夥伴多方的討論下,決定以推動永續發展的生態社區為重點辦學方向之一,發展出如「大北門農漁曆」以社區力量認識台灣最珍貴的農漁村資源等系列課程。自辦學第二年起,護沙行動、海洋廢棄物監測持續逾十年不斷,主婦聯盟合作社也曾於2008年以集結社員消費力的年度部分結餘公益金,支持北門社大護沙行動,隔年並邀請南台灣社員共同參與,了解身處的環境。超過10年,北門社大以堅持不輟的行動,持續累積海岸變遷資料,組織並串連社區民眾以行動守護家園,如此的累積,也恐在喪失營運社大資格後難以為繼。

從自身出發的改變力量

北門社區大學開辦如身心療癒課程、藝術表達課程、語言類課程到自主生活類等各類課程,歸根結底的期待是:透過學習,從個人需求和關懷出發,轉化且養成對整體社會問題的關注、理解社會各階層面向的能力。這需要漫長的時間、也需要許多教師的投入,而社區大學在其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如同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集結社員的消費力量,嘗試並落實「消費改變世界」的可能,北門社區大學也在各類課程中體現這樣的覺醒與反思,讓學員在學習的過程中,嘗試選擇並創造自己想要的生活樣式,拿回生活自主權,積極貫徹社大辦學之核心精神「知識解放與建立公民社會」。我們不禁再度請問台南市政府,試問如此深耕在地的工作團隊,為何在得標順序中屈居第二?

在此呼籲台南市政府,除了不斷強調依法辦理的招標過程外,更應公開委員會審查過程中的1.審查意見、2.評議基準、3.對應成績,以昭公信;並回應因承辦團隊異動,影響千餘名北門社大學員的受教育權而產生的所有疑慮。

(作者陳郁玲曾任職於社區大學、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常務理事、雲林嘉義屏東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審議會委員;陳怡樺曾任職於社區大學、自由記者、並為《哇!原來這也是合作社》作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