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報導】社區大學要健康,教育部應更積極作為,要求教育部應主動介入協處北門社大事件

作者:李易昆(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常務理事/蘆荻社區大學主任)

台南市的北門社區大學在地經營13年,連年優等的辦學成績,在續約的招標程序中竟然失去了優先承辦權;而獲得優先承辦權的竟然是一家已經停止招生、準備裁撤校區的私立大學。這件事就像是一個深水炸彈,它不只是個案問題,而在諸多不同層次的面向上暴露出社區大學在台灣社會存在基礎異常薄弱的結構性問題。

看似公平公開的招標程序,若非在本案中剛好呈現的如此荒謬、與社會期待高度落差的結果,我們還沒機會看出招標採購程序的荒謬性。政府把諸多社會治理的公共職能,委托、外包給民間廠商執行,而社區大學這種以推動社會力發展的成人教育機構,就在委外的大潮流下,被不明究理地當成外包廠商。於是承辦社區大學就變成跟舖橋造路沒什麼差別的政府委外工程,而進入了以政府採購防弊為主要邏輯的招標程序中。如此,看似公平公正地找來一群不了解社區大學的委員,作出荒謬離譜的評選,也就不會令人驚奇了。

但令人不解的是,主辦社區大學業務的台南市政府教育局,也有一半席次的內部委員在委員會中,甚至依一般招標程序慣例,評選委員會的主席也會由該局處首長或業務科長擔任。因此,招標程序中找來的外部委員或許對於社區大學真的是非常外行,但難道台南市教育局也是外行嗎?教育局指派的內部委員也都外行嗎?如此荒謬的結果,難道教育局的內部委員也同意嗎?我們無法得知委員會內部到底發生什麼事,但無論如何,如此荒謬的結果,台南市教育局是不可能兩手一攤,然後把責任推給徒俱形式、無人負責的招標程序的。據我們從北門社大的夥伴得知,程序部分是否疑義已向台南市政府提起異議,由市政府介入調查,我們尚且等候調查結果。

但在此我們要向教育部提出要求,教育部作為政策的把關者,對於地方政府執行政策是否偏頗,也應負起充分的督導職責。目前的狀況看來,教育部對地方政府是否好好辦社大,只能通過每年一次的業務評鑑。評鑑是否真的能有效反映地方政府辦理社區大學的優劣暫且不論,但僅僅以評鑑成績好壞作出獎勵金的區別,實在難以發揮積極督導的作用。部份積極爭取榮譽的地方政府,會力求進步,但對於無心辦好社區大學的縣市,卻是毫無鞭策或要求改進的力道。

宗旨上扎根社區、推動民眾學習與參與公共事務的社區大學,其社區在地性是社區大學的重要精神,甚至是我們衡量一所社區大學辦學優劣的重要指標。但也因為社區大學必須在最大程度上進入在地脈絡,也就更容易收到地方政治力量的侵擾。既然教育部在中央政策上支持社區大學在地推動公民教育的方向,那更要積極為社區大學創造在地方上更好的生存條件,否則只是任由社區大學在地方政治力量紛擾的環境中自生自滅。

在此即將迎來社區大學在台灣20周年的前夕,教育部積極肯定社區大學在成人教育上的貢獻,也計劃將20周年紀念活動列為明年的亮點活動。此刻發生北門社大失去承辦權事件,這是對教育部宛如試金石的考驗。此事件所呈現出是社區大學存在基礎的結構性條件,教育部不能只看好事、不看壞事。如此社區大學生存處境的根本問題無法解決,光慶祝20周年,是無法讓大家樂觀期待下個二十年的。

 

文章連結: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71229/1268348/

【學界聲明】邱毓斌:為何學界呼籲北門社大招標重議

邱毓斌/屏東大學社會發展學系助理教授

從第一所社區大學(台北市文山社大)於1998年成立迄今,台灣的社區大學即將邁入20年。社大作為知識解放之場域,有別於一般大學的學科知識結構,目的在於建構屬於具有公共性以及地方特有的知識體系。然而,在社大20年即將成年之際,終身學習實踐的環境卻仍舊脆弱,主管機關往往單純以「廠商」來看待社區大學的角色。此次台南市北門社區大學招標案正是如此,市政府把社大辦學看成一般的工程招標,完全未思考在地脈絡與地方公民社會的長期耕耘。我們呼籲台南市政府慎重考慮重新辦理這次的評選。

有別於一般大學或學習機構,社區大學理念不單僅有開設課程,而是期待透過學習來推動公共參與,形成更好的公民社會。而一個理想的社大,課程規劃必須植基於適切在地的發展目標,與社區貼近地招生說明與邀請講師,再更進一步發展為具有公共性質的自主性社團,未來甚至成為獨立運作的公民團體;這些都需要長時間累積發酵,並與在地民間社會建立相當的互信基礎,絕對不是一蹴可幾。

北門社大工作團隊在大北門地區已有13年的辦學經驗。位處於農村╱漁鄉地區,北門社大對於偏鄉社區公共學習以及公共議題的投入,是南台灣社區大學界的一個亮眼所在。在歷次評鑑以及社大研討會中,北門社大長期關注海岸退縮議題,投入護沙行動;基於漁村生活背景,成立漁夥部落社群,實驗生態養殖漁法;2017年更承擔起第12屆農村願景會議的主辦工作等等,都獲得各界肯定。大北門區6區內沒有任何大學院校,北門社大在有限的資源下,深耕在地社區議題,活化地方文史脈絡,累積在地學習資產,陪伴偏鄉居民的終身學習,其成就不下於一所正式體制的大學,非常可貴。

台南市政府在此次北門社大招標案,讓歷年評鑑成績均為優等的團隊無法取得第一順位承辦權的評選結果,我們覺得非常遺憾,這不僅是大北門地區民眾的損失,也會是台南地區公共學習的倒退。台南市政府中斷如此優秀辦學團隊的經營,反而讓私立大學團隊來承辦,令人遺憾;把社大經營當作私校的營利業績,市府與大學端都沒有盡到該有的社會責任。我們基於過往對於社區大學發展的認識以及參與經驗,特發起本連署聲明,籲請台南市政府重新審視檢討此次北門社大招標的評選結果。

繼續閱讀《“【學界聲明】邱毓斌:為何學界呼籲北門社大招標重議”

陳艷秋老師對北門社大的觀察與回饋

2017/12/16
鹽分地帶文學家、文學電影賞析班老師/陳艶秋

從播種、澆水、施肥、除蟲~

看到他發芽丶成長丶開花~

終於開始結出果實~

是節外生枝抑或是暴風雨侵襲~

 

那年北門社區大學開辦,一群二十多歲年輕人懷抱著理想丶熱忱丶勇氣還有一股儍勁向前衝,美鈴帶著他們來找我,希望我幫他們了解鹽份地帶,深入社區~

我陪他們到許多社區辦理許多課程,那是北門社區大學最初的雛型。年輕人一點一滴累積的經驗、努力的成果才有今日北門社區大學優異的辦學成果。

 

記得那時到社區上課,美鈴他們先得去活動中心和社區阿姨叔叔們排桌椅,幫我裝置投影機丶麥克風,一期課程結束後他們會和民眾座談,了解他們想學習什麼課程,這十多年來,我常在社大辦公室看到昔日上過課的民眾,其中很多已升級阿公阿媽,他們會來或問報名或上課順便探班。

 

那天得知北門社大團隊未得標,下學期課程無法繼續報名,班上惠玲當場哇哇大哭,她是我從社大在三協里社區上課、鹽份地帶讀書會2年丶文學電影賞析課8年的學生。她同時也是太鼓班學生。今天她告訴我除了因為文學電影課已經是她生活重要的一部份,她不捨社大那些女孩,然後又眼眶泛紅。

 

她說老師妳知不知道13年了,那時她們都剛大學畢業,青春年華,不辭辛勞到我們社區去辦活動,這些年社大茁壯了,可是她們都幾歲了~為理想付出青春,把北門社大辦理的有聲有色,卻要拱手讓出,我替他們不值、替他們委曲。

 

8年前秀慧和我討論如何讓<鹽份地帶讀書會>有更多人參與。我提出《文學電影賞析課》,但當時社大在佳里國中校區沒有這設備,沒有一個舒適欣賞電影教室,後來秀慧和我找到和當時蕭壠文化園區合作,借用園區設備播放,但只上一個學期文化園區另有規劃~

 

社大同仁認為大家希望上《文學電影賞析課》當然得繼續開課。第二期先在學校老師的餐廳上課,每堂課同仁搬設備到教室,投影機,電腦,喇叭丶布幕~上課結束後,又是一陣收拾工程浩大。

 

當時的佳里國中王沐錱校長被社大工作人員精神感動,他特別把校史室再規劃~有了一台50吋電視、舖木頭地板,再裝冷氣,然後把這間教室借我們上電影課至今。

 

繼續閱讀《“陳艷秋老師對北門社大的觀察與回饋”

【資訊】北門社大招標案平台

北門社大招標案平台:
https://sites.google.com/view/beimencc

感謝持續關心我們的各方夥伴,為了讓各位能夠更清楚、迅速地連結社大師生發言、各方好友聲援文章及媒體報導等資訊,特地整理專頁平台讓資訊閱讀更加便利。

敬請持續關注北門社大招標案。

【連結總整理】
個人/團體連署表單:
https://goo.gl/Uz1TNY
學術界連署表單:
https://goo.gl/forms/5a0Bfh7kBzqXXXB33

實踐公民運動的價值,是社區大學辦學很重要的指標

文/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秘書長 陳瑞賓

2017年12月5日,我從網路上看到台南市北門社區大學團隊投標輸給台南市的真理大學,感到難以理解。因為,多年來真理大學辦學的口碑向來不佳,北門社大的團隊優於真理大學卻輸掉了?究竟發生什麼事?是運氣不好?評審有問題?招標制度有問題?臨近選舉的暗盤交換?近年台南市政被民間監督,引發報復性的壓制民間自主力量?眾多說法,當然也就只能留在ptt爆料公社裡作夢或神啟了。

 

回想大約10年多前,我在環境資訊協會工作,籌辦生態工作假期,招募志工參與守護棲地的工作。在規畫時發現北門社區大學曾在七股進行保護潟湖外圍沙洲的工作,回想保護七股阻擋工業區開發的過往,我認為這是一件深具在地守護意義的工作。就此展開環境資訊協會和北門社大的合作,也完成了我的終身大事,娶走了當年北門社大的主任鄭秀娟(現任文山社區大學校長)。自我揭露我和北門社大公私之間的交錯關係,是因為我不敢說自己能百分百做到公正無私,只能試音盡量在理法情三者之間,分享我個人的觀察和意見。剩下的,就留給讀的人自行評斷。

 

就我對台灣公民運動的瞭解,社區大學是台灣公民運動發展歷史中很重要的一個里程碑,他的意義和價值在於企圖以民間辦學的模式,跳脫師範體制的教育體系,將學習場域更直接的帶進社區,成為社區民眾生活的一環,而不是為了職業、學歷或義務而學習。活到老、學到老的樂趣,而且是在術業有專攻的精神下,彼此互相學習,而非單靠取得碩博學位或師培資格的人才能站上講台。所以,課程五花八門,講師各行各業。

 

既然社區大學的場域是更廣泛的在地社區,村里之間,而非侷限在傳統學校裡的教室,被視為公民運動的一環,而非就學就業的補習班,也不只是填補生活的才藝或養生班。尤其是企圖引發學員,關注公共議題,並付諸行動。對應台灣政府在2、30年前,普遍上抱者「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態度,除了廣告式的政令宣導,很少願意跟民眾說明政策,聽取不同意見或討論就更少。一般民眾即便有反對的意見,也多半敢怒不敢言,或覺人言微輕,或擔心有後遺症如秋後算帳…等各種狀況。社區大學就是想透過學習與參與,培養公民意識、態度與能力。

那麼,如何呈現及實踐其公民運動的價值,就成為社區大學辦學很重要的指標。

繼續閱讀《“實踐公民運動的價值,是社區大學辦學很重要的指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