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里山里海見學行心得-美鈴

九州夏日的山珍海味

文/北門社區大學 謝美鈴

找別人一起聊是對的。每年的願景會議關係著團隊努力的方向,今年找到了一個切合的主題,重新梳理了北門社大這幾年的工作重點,然後再出發。很開心,原來我們一直走在這條路上,『里山里海』的概念聽起來是好玩有趣的,更幸運的是有機會到日本看看實際案例。

今年夏天,接連到加拿大及日本兩個國家見學,甫從溫帶國家飛回台灣不到一天時間又再度前往機場飛到日本,這一趟旅行有日夜的時差、十幾度到三十幾度的溫差,還有語言、方向跟空間大不同的感受,東西方文化一直在我腦袋裡衝擊著,看見、對照然後反思,但必須承認自己在當下部分時間是有點混亂的。

日本夏天的炎熱,總與唧唧的蟬聲不斷放送著…時遠時近…

有一種幸福感,在這趟見學中不斷地感受到。可能是因為沒有參加行前討論的關係,有了些意外的驚喜,尤其在民泊那段時間的體驗。一直以來對於「傳統」、「有歷史」的東西特別的喜愛,日本對於古老事物的保存又一向是令人敬佩的,前兩次造訪日本大多在繁華的城市裡,直到這次來到九州大分縣的安心院,距離綠色旅遊研究會半小時的車程,一路駛離市中心,車子蜿蜒在一片片綠色的自然景觀之中,有美的不像話的梯田,一處處的傳統屋舍,抵達江藤光子媽媽家時已經天黑,進到房子裡,踏上木底板的瞬間,溫暖的光線觸動了時光機,彷彿回到小時候,在外曾祖母家的記憶,興奮的我幾乎跳起來,安頓好行李之後趕緊來到餐桌前,滿桌的料理跟熱情的家人們頻頻呼喚我們。笑聲不斷的晚餐時刻,怎麼吃都吃不完的美味佳餚,非常感謝這一晚的室友EMMA的日文翻譯(EMMA在日本留學過一段時間),不管程度如何,大家也都把自己會的日文拿出來不成敬意一下,也許是台灣給日本人的好印象,江藤媽媽的女兒跟外孫特地學了一點中文靦腆的跟大家問好,大家聊了很多彼此的生活,包括喜歡的農產品(蔬菜水果…),還有共同的偶像明星─金城武,拉近了彼此的距離。隔天早上跟歐多桑一起去觀音寺拜拜,然後去森林散步看瀑布,再回家吃早餐,感覺真美好,彷彿在看日本節目(來去鄉下住一晚)或是日劇一樣,在這一泊兩食的體驗,可惜的是時間短了點,想要更親近在地”生活”,還有回饋住在這裡的主人家,也許,下一回可以有更深度的安排。

住在百年老屋裡面,處處看到因為生活而發展出來的智慧,想像著生命經驗不斷在這裡延續,是一種持續發生的能量維持了屋舍的生生不息,想到了台南近年有計畫的老屋欣力,”欣”的到底是什麼,這樣的感受延伸在時枝媽媽家,聽她懇切地說堅持加入家族旅遊的想法,她說:「農村是生活的原點」,希望把老房子居住的價值、傳統飲食的價值傳承下去,凡事以家人為優先考量,先照顧好自己的家庭才有條件接待旅客,這樣的精神說來簡單卻不容易做到,是很重要的。在我看來時枝媽媽真是個時代的”新女性”,勇於挑戰有別於傳統賦予日本女性的標籤,發起了許多活動讓附近的女性也能認同這樣的想法,從「認識家鄉」開始,那樣的”新”是選擇更好的方式讓原來的價值維持或更好。

相較於在九州大學研究室裡吹著冷氣聽昭廣老師談里山概念,戶外鴻巢山現場的流汗公益行反而有更深刻的學習跟體會。光是上山前看到老師及研究助理準備了好多蚊香、防蚊液、蚊蟲藥就印象深刻了,想起在民泊時也看到主人使用許多蚊香,不斷浮現著生態與健康的問題,還是說,日本的蚊香無毒無害?體驗了鴻巢山的工作假期,有一些心得,或許環境大不同(海邊跟山上的現場),但概念是可以學習的:遷就環境的用餐方式,讓參與者自己準備午餐,減少場地移動的交通時間;志工自行準備工具需要的工具,除了公用的工具之外,依自己需要的做準備,也能減少資源的浪費;讓資深志工來帶領新志工,這次伐木體驗是由一位年紀較長的志工示範並帶領大家來操作,由志工來帶領一方面可以檢視我們在理念推廣上是不是清楚,一方面讓志工有發揮的空間,也是團隊的人力資源。在社大安排的活動或是工作假期中可以重新再討論如何調整讓效益發揮到最大。

規劃行程時,有明海也是大家很期待的一個參訪行程,要去看看日本漁村的非營利組織如何做在地的工作,沒想到與協會聯繫的過程插曲不斷,因為會長住院的關係,代表與我們交流的工作人員對於會務及大家的提問雖然沒辦法全面回應,但也道出了高齡化沒有新血傳承的組織有著極度的發展困難,加上目前守護有明海的工作面臨到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局面,若是會長無法帶領大家的話,也很困難再繼續發展下去,言語中盡是無奈。協會費心為這次的參訪安排了前所未有的遊海行程,在碧海藍天一望無際的潟湖裡,除了風光美麗之外,總覺得哪裡怪怪的,我們也犯了自以為的問題,原來不是每個叫做潟湖都適合遊船也不見得會看到一樣的風光,不過倒也在彼此的差異裡看到了一些可以討論的現象,在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的天平上,總是很難平衡,各地的組織都面臨到傳承的問題,也許最重要的不是結果,而是運動過程中展現的價值,我們的確看到了有一群人充滿了熱情為理想為環境付出了這麼多年。

未在計畫內的行程總是有意思,因為搭船遊潟湖而意外參訪了船長家的海苔工廠,得到了海苔養殖的知識,也解答了多年來看到海苔表面的線條是怎麼來的,實在有趣。也終於實現搭手撐船的夢想,在柳江。炎炎夏日,日正當頭曬著,船家怕船客們不耐高溫,貼心的提供了冰袋讓我們帶在船上使用,真的好險有這些冰袋,36度的高溫真夠熱情了。在這趟遊柳江的行程中,船夫說著當地的歷史跟介紹沿途景物,清唱傳統歌謠,以及在穿越大大小小的橋時幽默的要大家俯身注意安全,夥伴們很有默契地說學到了未來在活動設計時,可以安排的互動式小驚喜,旅客容易因為好玩而分散了”辛苦”的感受。

有一群人一起築夢、一起看、一起學、一起成長、一起走在實踐的路上,是很幸福的事。我們這群來自不同組織,想要共同發展出屬於台灣南部在地化里海觀點的NPO、NGO夥伴,確定了努力的方向,還得要持續做些什麼,並能記得停下來調整,看看自己還有夥伴的狀況。轉眼時序已經來到虱目魚收成的季節,找大家一起來玩這件事得要著手規劃進行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