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學習不私藏-秀慧


大概是2005年初吧!秀娟傳MSN問我從英國回台灣後,要不要到台南一起弄間小而美的社區大學,乍聽之時,其實心已開始蠢蠢欲動了,因為對於社大,總有未竟之憾。

台北市文山社區大學是我的社大初體驗,當時根本對社大、對教改是一知半解,但因為社大【午一晚十】的工作時間,深深的吸引當時是夜貓族的我,就這樣懵懵懂懂的開始屬於自己的社大旅程。過去因參與社會運動的經驗,不自覺的一直把社大視為社會運動的另一種型態,對於社大可以召喚上千名民眾主動參與還自己掏腰包付錢,這是多少社會運動組織工作者夢寐已求的事啊!但現實狀況下,我在文山社大做為一名課務專員,龐大的課務行政工作,已漸漸讓自己變成只是一名行政人員,理想與現實的拉扯,眼看現實就要取得優勢了,只好遠行英國,做做不一樣的工作,過過不一樣的日子,讓自己喘口氣吧!

雖然當時蔡老師很體貼的讓我留職停薪一年,但隨著回台灣的日子越來越近,心中想到要回台北再過一樣的生活,其實是有股說不出的厭倦。秀娟的那句:「我們可以一起努力做出一間小而美的社區大學。」讓我違背了對文山社大工作夥伴復職的承諾,讓我想到南部過個不一樣的人生,想試試看自己對社區大學的想像有沒有實現的可能。

回南部做社大,從一間小小的學校警衛室開始,雖遇到一些困難,但也有貴人相助,看著社大的理念在公部門、在民間慢慢的發酵,實實在在的認識學員、接觸社區、氣氛融洽的工作團隊,生活在其中,擁有了回到自己的土地安身立命的踏實感,這也是一種幸福吧!

人生總是變化無常的,追隨愛情,離開北門社大,現在看來也只是為了與北門社大再度相遇的前奏,或許是我在社大的未竟之憾還未圓滿吧!當初離開北門社大誓言不再找與社大相關的工作,轉了一圈還是逃不掉社大魔咒,但有機會站在這種有點距離的位置來看北門社大,也讓自己看到了過去的盲點,而有了更寬廣的視野,也更能體會每個人不同的立場與想法。希望現在每月一次的讀書會不會是大家的負擔,而是我們一起成長的契機。 

柳秀慧 2007.11.13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