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7/21日本工作假期



文/蔡文凱

7/18日早晨,卡枚基颱風剛過境,西南氣流引進大量水氣,屋外正下著傾盆大雨。家裡的人詢問我,颱風天還要去日本嗎?也不知道是怎樣的好運氣,第一次出國竟然選中颱風天。還好飛機正常起降,沒掃了我的興致,順利開始日本之行。

隨著飛機起飛正式開始這趟旅程,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搭飛機,不過還是有十足的新鮮感,尤其自己破破的語言能力,遇上講英文的空姐客機服務還得比手畫腳一番,超尷尬的。

飛機抵達日本已經是當地時間七點多,從空中看到的夜景就成了我對日本的第一印象。


出了機場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正確的交通資訊。不懂日文我們只能從旅遊標示上的漢字做猜測(日本的旅遊標示做的不錯,簡單明瞭),還好順利搭上電車,前往與日本友人TAKAKO約定的地點。

下車後,另一個難題來了。怎樣向TAKAKO說明我們身在何方,經過多方嘗試,同行的夥伴決定請日本人幫忙打電話,我們找了一位能用簡單英文溝通的日本人,請他幫忙打電話給TAKAKO。事後,我們一致認為這真是一個神奇的方法,當初不知道怎麼想出來的。

隔天TAKAKO陪同我們往明日香村出發,目的是參加『日本明日香景觀保存志工協會』所舉辦的工作假期。活動一共有三天,工作的重點是清除『飛鳥川』中的雜草。

因為我們是外國朋友,提早報到,中午順便和他們一起用餐,這是到日本後的第一餐(早餐吃7-11的洋菓子),雖然是簡單的咖哩飯,不過日本的飯好像特別好吃,不知道他們用了什麼魔法,反正接下來的幾天,用餐時都會忍不住多添幾碗飯,同行的朋友都說我一定會變胖。

報到過後,主辦單位開始介紹這次活動的目的,隨後是工作人員和志工自我介紹。這次活動共有40位志工,男女各半。志工自我介紹不外乎姓啥、叫啥、住哪裡等,差別是大家都用日文,我根本聽不懂,還好大家自報家門之前都會報出手冊上的編號,我只好按圖索驥一一比對,輪到我時只好用破破的英文簡單的說兩句,這時就會後悔平常不多讀書。

下午的另一個重要的行程就是工作場地現勘,除了不會騎腳踏車的人之外,大家騎上腳踏車,穿過一片的林蔭,腳踏車就沿飛鳥川前進,一路欣賞明日鄉村田園風光。在工作現場,主辦單位簡單介紹工作注意事項、隔天分組工作範圍、展示工作中會使用到的工具,經由一番比手畫腳勉強弄懂明天工作的重點。感謝TAKAKO,有了她,我們省了很多麻煩。回到宿舍,我的室友全都是日本人,只能用我很破的英文雞同鴨講一番(後來發現寫漢字比用英文好溝通),經過簡單的交流彼此有初步的認識。雖然彼此的語言不通,不過對方的熱情是可以感受到的。
 
第二天工作開始,各個小組分別帶開,工作的重點是清除飛鳥川沿岸及川中的雜草。我分配到的工具是鐮刀,形狀長得和我印象中的鐮刀不一樣,不過使用方式和台灣的大同小異。除草的工作在組長分配下展開,不過一開始我就把我的鐮刀弄壞了(心裡想:是它品質太爛了,還是我太厲害了),弄壞工具當然不好意思說(其實是不知道怎麼說)只得繼續操作,工作可沒因此耽擱下來。中間休息時偷偷看了一下其他人的鐮刀,其實壞掉的不只有我的,只是我的比較嚴重。後來才知道是我們使用鐮刀的方式錯誤,容易造成刀刃受損。

大夥的工作效率隨著氣溫逐漸提昇持續下滑,休息的時間也越來越長,不過這一點也沒影響工作進度,才一天的時間已經將所有的工作大致完成,很佩服這些志工頂著大太陽一直工作。從這裡發現,志工是有無限可能性的,只要告訴他們明確的目標及工作範圍,志工會自己去調配自己的工作步調。

由於除草的工作於第二天大致完成,第三天的工作重點變成撿垃圾。看似乾淨的河川還是清出了幾袋的垃圾,不過相較之下日本的河川是比台灣乾淨多了。

三天的活動很快就結束了,活動的過程中感受到主辦單位的用心,雖然言語不通是一大遺憾,不過整體來說,能見識到不同工作假期的操作模式,也算是不小的收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