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訪葛拉敏銀行借款人


參訪主題:Visit at Center meeting and visit to the houses of the borrowers
參訪時間:2008年9月 21日
參訪地點:Bogra
參訪紀錄:邱靜慧

※借款人Alotinani的屋子

穿過尤加利樹與水塘交錯的阡陌稻田,循著通順平坦的道路來到葛拉敏銀行(Grameen Bank,以下簡稱GB)借款人Alotinani的村子,在她的房子外面有好幾棵樹幹上黏著一塊塊被塑成圓形的牛糞,這是村民的燃料以及抹牆補洞普遍使用的材料。我們先穿過鄰居的房子,這裡正在曬穀子,右邊則座落著印度廟,沿著小巷我們進到Alotinani泥土鋪設的中庭就著板凳與盛裝打扮的她和GB 公關部員工Morshed訪談,屋簷下院子旁來了一大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包圍著異國來訪者。

Morshed以流利的英文向我們說明實情:Alotinani在十八年前第一次向GB借款,那時GB剛剛進駐此村落一、二年時間,而她和先生只有一間小茅屋可供棲身,丈夫以水電工謀取的生計並不足以一家四口過上像樣的生活,因此Alotinani這位家庭主婦與丈夫商量先借了三千塔卡從事去米殼的小生意,並遵從銀行規定每週還款六十塔卡,存款一塔卡。三年後,她再次貸款一萬塔卡參與先生的相關事業,經營灌溉水的幫浦買賣。她現在已經有能力借貸二萬塔卡,每週還款四百六十元,存款則從二塔卡、四塔卡增加至現在的二十塔卡。

她也利用了GB提供的高等教育貸款八萬四千元提供二個兒子上大學,已經畢業的大兒子目前是一家電器公司的副理,小兒子則是大學統計系二年級學生。 Alotinani自己在婚前已完成十年級教育,婚後又繼續將未竟的二年教育完成。Alotinani由於熱心助人曾擔任過中心一任主席,並於1991年參選地方選舉,一方面由於熱心助人,另方面由於婦女保障名額而順利當選村民代表(相當於台灣的鄰長),任期六年。她還有另一個榮耀是曾於1998年得到比利時國王頒發的Boduwa獎。村民代表任內,她增取鄉村道路開發工程,拉了三條公路便利交通;由於政府有寡婦補助津貼,Alotinani也協助辦理文件為婦女爭取權益;另外則曾經找車子運送政府發送糧食給當地居民,她說因為自己在此長大因而明瞭村民的需求。

當我們問起Alotinani是否曾遇到困難時,Morshed表示Alotinani其實是一位善於溝通的人,能當選村民代表亦是眾望所歸。站在一旁默默微笑的先生則表示,在Alotinani加入前他們負擔不起孩子唸書的經費,他的一生並不希望有錢,只希望孩子能夠有唸書的機會,當初加入GB也是太太與社區居民的積極溝通下才首肯。在簡單隆重的致謝之後,我們便動身前往下一個村落。

※借款人大會(central meeting)

離開Alotinani的房子,我們來到另一個小村子,一間小錫屋裡頭聚集了三十多位婦女,以及GB會員選出的中心經理,Morshed向我們表示經理來之前借款人會先行集會等待,等待經理收完錢之後,她們再舉行借款人的會議。通常一個中心由五排借款人組成,一排就是一小組,一組裡頭有組長、秘書,有些則 8~9個小組才推派一個中心主席,中心主席擔任GB與會員之間的媒介,這個中心已經加入GB三十年了,是第八個中心。

小錫屋密不通風,因為擠進太多人而更顯悶熱,待我們坐定或站定位置,由於現任主席Sahara Khatun還不熟悉流程,臨時改由前任主席引導大家起立,右手舉至額頭行禮,之後開始進行還款收款的程序。Morshed邊與GB經理對話邊向我們解釋這些婦女的背景資料:現任主席Sahara Khatun一開始貸款買了一頭牛,現在的借款額度為一萬五千元塔卡用來買地種田,她也使用了高等教育貸款供給兒子攻讀大學,現在他是政治系三年級學生。

另外則是:Nleya一開始借了二千元買牛,後來借了三萬元向地主租地耕種。

案例三則是21年的資深會員,從二千元提昇額度到三萬元,借款讓孩子經營珠寶買賣,每週還款七百五十元。

案例四為Shilpy,她是剛入會二十六週的會員,從事雜貨業,借款一萬元,每天平均收入二百塔卡。

案例五為從一千五百元到一萬元借款,並幫在首都達卡念社福系大三的兒子借高等教育貸款。

案例六為電話小姐,1997年開了電話公司,在村鎮提供國際漫遊的電話服務,每月收入三千塔卡,現在則借款二萬四千塔卡來養牛。

而關於借款人手一本的冊子,第一頁為宣導高等教育貸款的文宣,主要提及內容第一條為「小孩上學要很多錢,沒問題的,葛拉敏銀行會借你錢。」第二條則是「借錢生財,善用則會脫貧,若不善用於生財活動則會失敗。」在這本冊子裡頭,借款金額與利息都一一被紀錄下來,而每一筆借款都有保險,若有意外發生,親人不用還債,借款人若不幸死亡則提供一千五百塔卡的喪葬費。GB經理會在此寫下還錢多少以及借款多少的紀錄,由於公開在借款人大會中進行,因此每一位借款人都會知道彼此的情形。

借款人聚會的房子是由社區人事無償捐出作為公共使用,除了進行借款人會議,並作為其他公共使用如社區集會或者接待訪客。而每一位借款人以及經理都有椅子可以坐。Morshed說新成員每日還款二百塔卡,一週即可還款一千四百塔卡,而還款都是用賺來的錢。他並補充每次集會大約都會花上一到一個半小時左右的時間,GB分行經理早上已經去了另一個集會,所有的錢都帶在身上。有成員驚訝的問道:「把錢帶在身上難道不擔心被搶嗎?」Morshed則自信回答:「經理走在路上遇到的幾乎都是客戶,所有人都知道那是「我們的」錢,倘若情況不對勁,那麼經理也會馬上躲到借款人家裏避難。」有問題也可以打電話向其他行員求助,意外發生機率很小,通常經理一天都收二次錢,服務六百個借款人。這個中心的經理為一年輕男性,他說自己在此工作五年了,收完款則返回辦公室做放款與紀錄。通常學歷必須達到碩士才有升遷資格,一般的行員則只需完成十二年學歷即可。

所有的貸款申請都必須經過團體討論,下午經理則帶回銀行與主管討論,倘若同意放款,下週聚會就會將借款帶來給集會場所給借款人。一般生財性的貸款申請需五天時間,房屋與教育貸款則需耗時十五天。現場有二位申請高等教育貸款者,此分行則總共有三十六位。分行經理平日即會調查借款人的孩子是否需要高等教育貸款,並鼓吹那些孩子們加入,而中等教育則提供獎學金服務。

瓊齡問及如果婦女們有錢了是否會想要旅行呢?如果是,想去哪裡旅行?有些婦女回答說他們想要去都市,去了都市再來想其他事情。待我們問完問題,這群婦女則熱情的開始問起台灣參訪女性問題,這些問題諸如「結婚了沒?」「有幾個孩子?」「台灣可否開放台灣市場讓我們的兒子去上班?」瓊齡趕緊笑笑的回應:「不要到國外去當外勞,那並不是一條明智的路。」

我們離開小屋,恰好遇到衛生所的人員來進行兒童疫苗注射工作,Morshed說GB經理來進行集會時也會幫忙宣導公共衛生訊息,現場一位爸爸抱著小孩成為疫苗注射的自願示範者,小孩也許是勇敢,也許是好奇,瞪著圓眼盯著我們而忘了痛。我們並繞進電話小姐的家裏頭,她說自己在借款錢只有一件衣服,之後則買了一只衣櫥置放她增加的衣物量,我們繞到後面的小房子,那裡則又是一個以傳統器具樁米的工作間,這裡也曾經提供了婦女的生財管道,但隨著經濟好轉,傳統的工具也正在慢慢的被淘汰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