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門社大重逢

蔡適任5.25.2009

星期五,台大下了課,匆忙趕回家過夜,準備隔天要去台南縣市進行接連三場的演講與肢體工作坊。

抵達家門時,時間都好晚了。吃過飯,本想早早上床,然而卻被蚊子叮得堪稱一夜難眠。
隔天一大早,精神不濟地趕往台南縣佳里鎮的北門社大。

這是我第二次去北門社大辦工作坊。
這回其實原本是受台南市社大之邀,要在週日開辦一整天六小時的肢體律動工作坊。我心裡想,這樣路途迢迢地趕到台南,就只辦一天的活動,好像很可惜,那不如趁這機會,找點事情,在週六也順道做做吧。
所以呀,我就問北門社大的主任秀慧:怎摸樣?要不要也找我辦一場?星期六的時間給妳?
秀慧當然是願意,然而南部社大的經費與資源更形拮据,無法負擔我的鐘點費與交通費(其實我從來也沒開價啊,實在是北門社大窮到令人尷尬)。搞了半天,結 果是我在當天上午在北門社大有一場三小時的肢體工作坊(而且是以極度便宜的「友誼價」,隨便拿點酬勞而已哦),下午在新營社大(這是秀慧幫我談成的機會, 看來真可以考慮請她當我在南部活動的經紀人),兩個小時的演講跟律動。然後隔天才是台南市社大。

星期六一早進了教室,先是架設備,測試機器,接著開始上課。
三個小時的時間,對我來說實在很少,只得把課程安排得很緊迫,我相信那天來參加的學員一定覺得很被我操,短短三個小時,腦袋裡被我硬塞很多東西。

只是呀,即便時間再緊迫,我都堅持要來一場「偏不叫她肚皮舞」的舞蹈與文化性介紹啦!

(全文閱讀請至http://jaladanse.blogspot.com/2009/05/blog-post_25.html)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