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 一同去護沙-北門社大增加護沙新成員了!


文/宋金山
圖/李翊瑄

多年前的冬季在參與一場關於「倒風內海」的研討會,最後一個行程是搭竹筏出海看沙汕,沿途看見來自北方的嬌客- 鸕鷀,也看到了沙洲上豐碩的濱海植物群,這樣的景象讓人心神振奮。然而望向水泥堤岸看到的是被掏空的海堤及,如此狀況則令人為之擔憂,因為前述的景象將可能因後者的擴散而面臨消失,對於如此現象在世界各國的應對作法大抵是「養沙、護沙」。

台南縣的北門社區大學就在台南縣歷史上二大內海(台江、倒風)的北門區,海岸地形為沙岸,每年自山區沖流而下的沙土數量相當可觀,再加上鄰近將軍漁港完成後所造成的「排沙效應」致七股地區的沙土是一個急需探討解決的問題。

固定監測的竹樁上用鋁標上記號
因為竹枝而堆起小沙丘


民國九十六年北門社大決定投入七股的護沙工作,那是一個吃力不討好而又需長期投入的傻瓜行動,但她們這一群儍瓜依然無悔的進行,她們運用「編柵養沙」來固沙護沙,後來的成效帶動了地方政府的投入,只是我們的公務單位似乎永遠只曉得生不曉得養,其後的監測與後續觀察卻不了了之。
  
10月17日星期六的天空好藍,又有徐徐涼風迎面,真是「護沙監測」的好天氣,跟社大伙伴約好在「三不等」見面進行我第一次的護沙監測,很有趣的店名讓人心情有著更高的期待。Solio銀色小車帶來了伙伴,哇!怎麼全都是小女生啊,看來我這個老先生還真的成為今天工作的弱勢族群了!

測量護沙成果


隨著車子穿梭於鄉間小道,夾著海水鹹濕的微風帶我們來到工作現場。一停車,眼前呈現的沙塵漫延猶似戈璧沙漠一般的沙丘與被沙掩埋的道路,距離停車不遠處是政府單位的清沙工程進行著,怪手司機正一次又一次的把路面週遭的沙丘讓它消失,連帶生長的植物族群也因此而沒了生命。相對於生物鏈而言也將因此而有所改變!而在堤防外連接大海的沙灘上我們一群人分成二組(監測及觀察)正努力工作著,過程中美玲、湘怡及秀慧主任的閒談中瞭解到豐碩的成果:一根 二米 多的木樁剩下不到80公分 露出,那樣的成果真的很令人感動,但由於植被的消失加上接續的東北季風所形成的「風吹沙」效應,將可能會造成該地區的生活環境受到沙塵影響。
  
而面對此一狀況,主任似乎也認為單憑她們及志工的努力是不夠的,她們需要專業的機構或專家學者來共同投入及指導,讓這樣的工作能讓更多人瞭解為何環境帶來什麼。走筆至此,心中浮現一個世俗現象:對的事每個人都會說、也很會說。一提到「一起作」立刻消散無蹤而且還嘲諷工作者,這樣的人啊!常是澆息投入者熱忱的臭水,這也包括了現在的學術專業。

政府工程


真心寄望有心者,不論妳現在已投入還是觀望批判,是否放下自我的主觀,親自下來參與,唯有流汗工作才能有甜美的果實,也才具有了批判的權力。回程後與秀慧主任電話中閒聊問了一句:「為何台灣的NPO & NGO 的工作族群大都是女性。」 她的回答很中肯確實:因為台灣的男性背負了長久以來的社會現象之制約。看來,台灣的男性朋友得設法突破,否則未來的工作機會會越來越少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